科室宣传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科室介绍 > 科室宣传

韩宁:不同的麻醉医生,不同的结果
打印本页 发布于:2015-05-05

优秀的麻醉医生们坚持不懈地将科学知识、临床技能和自己的医疗职业素养融入每一项医疗进步,这就是为什么“不同的麻醉医生会形成不同的结果”的原因!

作者:Steven L. Shafer(美国斯坦福大学麻醉及围术期治疗科

编译:韩宁 来源:医学界麻醉频道

  这听起来好像是一个为麻醉医生所做的“营销口号”,但这不是。这说的是事实!在本期的《麻醉与镇痛》中,Glance与他的同事就向我们证明了:选择不同的麻醉医生会影响心脏手术后患者病情的转归,而且影响很大。“由低水平麻醉医生实施麻醉的患者与由高水平麻醉医生实施麻醉的患者相比,前者死亡或严重并发症发生的风险接近后者的2倍。”这是一个清楚的事实,即如果把所有麻醉医生按水平由低到高分为4等份,那么由最低那1/4部分麻醉医生实施麻醉的患者与由最高那1/4部分麻醉医生实施麻醉的患者相比,前者有接近后者2倍的发生死亡或严重并发症的机会。

  大家惊讶吗?难道我们都能认识到,在我们自己医院里有哪些麻醉医生我们不想让他们来给自己做麻醉?难道我们都能认识到在某一领域最好的麻醉医生在另一个领域可能不是最好的?正如Maxwell 和他的同事们在评论中指出的:“我们被认为是围术期这台机器上可以随便被替换的齿轮,至少在我们这个常规做心脏病人的小组里是这样。基于这种想法的假设就是:用麻醉医生A替换麻醉医生B不会改变患者的术后转归。”我们在手术室里工作的人知道,这不是事实,我们不是可以被随便替代的齿轮。Glance发现“不同的麻醉医生会造成不同的结果”,这并不使人吃惊。

  最近一位好友因为心脏乳头肌断裂需要紧急做二尖瓣置换手术。当他被送进手术室时已经处于濒死状态,让我们感到安慰的是给他安排了医院里最好的心外科医生和最好的心脏专业麻醉医生。7小时后我们看到了外科医生,他给了我们一个基本还算积极的病情说明。病人被转入ICU后的1个小时候我们见到了麻醉医生,他向我们解释到:严重的肺水肿造成了非常高的气道压,体外循环建立之前以及左室功能恢复之前,他改变使用了多种通气模式才使患者术中“一切都进行得的很顺利”!

  后来我的朋友苏醒过来,1周后重返了工作岗位。在最好的麻醉医生的帮助下,他安全地度过了这个危险的手术。可以说,如果当时的麻醉医生是我,那我的朋友可能就不会活过来了。因此围术期机器中的人绝对不是可以随便替换的齿轮。

  当然麻醉医生对手术转归的影响不能抹杀心脏外科医生、护士团队及其他医务工作者在这次成功救治中的贡献。虽然二尖瓣替换术是一项常规手术,但是如果是不熟练的外科医生来做其结果也会不同;而且幸好当时最有经验的心脏外科护士团队也参与了手术,外科医生和麻醉科医生也都知道护士们的重要作用。

  现代医疗是一项高度综合的系统。包括术中麻醉管理在内的围术期整体治疗极具挑战性。最复杂困难的病例需要最有经验和技术的医疗人员。这好像是显而易见的事,但Glance医生的这次报道提供给了我们确实有力的数据。

  在随后的评论中,Maxwell和同事们指出了Glance的结果所具有的说服力一面及不足的一面。他们提到,Glance文中说有一半的麻醉医生水平都低于其定义的平均值,那么我们如何利用Glance的发现去改善所有病人的转归?Wijeysundera等也提到,Glance提供的转归结果研究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高素质麻醉医生在我们不断改进的围术期治疗中的重要作用(如他们的血流动力学管理策略、输血策略及团队互动原则等)。Dutton接着评论到:我们从Glance的分析中得知将医疗提供者与围术期转归联系起来是可能的。麻醉质量学会(AQI)正在建构一个与此类似的横跨所有围术期治疗的分析数据库。AQI的数据允许用于对麻醉医生、注册麻醉护士和其他麻醉人员进行最优分配以达到患者的最佳转归。

  我们知道吸烟不利于术后恢复。作为麻醉医生,那你以前知道你在术前对患者评估时可以很容易地在这方面帮助他们戒烟吗?在本期《麻醉与镇痛》中,Lee和同事们描述到,麻醉医生的一次简单术前干预可以帮助吸烟患者术后1年保持不吸烟:“(1)护士预约简短的咨询服务;(2)戒烟手册使用;(3)推荐致电”戒烟热线“;(4)提供6周的免费经皮尼古丁替代治疗。”接受这样干预的患者其保持1年戒烟的可能性能提高几乎3倍。所以说,不同麻醉医生的参与就会形成不同的结果。“所有手术患者都应该进入围术期医疗体系(PSH)接受这样的麻醉医生干预,是时候让这种模式形成为一个常规了。我们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麻醉医生要愿意敞开自己的大门!”

  90年来,《麻醉与镇痛》杂志已经发表了大量文章展示了麻醉医生的重要性。基础发现、治疗上的创新进步、严谨的转归评鉴研究等构成了《麻醉与镇痛》杂志每一期的重要部分。优秀的麻醉医生们坚持不懈地将科学知识、临床技能和自己的医疗职业素养融入每一项医疗进步,这就是为什么“不同的麻醉医生会形成不同的结果”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