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室宣传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科室介绍 > 科室宣传

家有麻醉医生:一位家属的心声(浦源 :激活就是力量)
打印本页 发布于:2014-11-13

十多年前,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名妇产医院手术室的麻醉医生。后来成了一家人。

最初和很多人想的一样,麻醉医生应该是所以医生里面最简单的了。病人推倒手术室,然后像电影里面一样,一块喷有麻药的布子往口鼻处一放,或者打一针,患者就麻倒了。剩下的就是外科医生的事了。 

那会经常听到谈论麻醉医生重要的“段子”大都是:“麻醉师很重要的,你要手术不疼,只要麻醉师多给点麻药剂量就可以了。”“你要是不听话,给你点麻药,你什么都交代了。”

和麻醉医生拍拖,要有随时被“爽约”的准备。在那些日子里,除了日常的白班、夜班倒班之外,即便是不上夜班,还有二线或三线值班。正常的白班,遇到长时间的手术,手术几点结束,才算下班。正常的夜班,除了晚上的手术之后,第二天上午还要上班,休息是从中午开始。遇到重大、危重病人需要抢救,随时电召,随时叫回。

在哪些日子里,吃饭、看电影、朋友小聚……在任何场合都有可能发生分分钟闪人的情况。那会也觉得奇怪,真的有那么忙吗?后来知道了,麻醉医生少,手术多,人手倒不过来。加班、频繁被召回就成为常态了。在这种环境下,一次成功的约会倒也觉得来之不易。

很多人都说结婚和恋爱是两回事。结婚了,麻醉医生精神高度紧张,半夜里、假日里、风雨交加的日子里,电话都随时会想起。单位的通讯录的联系方式十分全面,住宅电话、手机、亲属电话都有,总有一个能找到你。那时电话铃声是最恐怖的声音。铃声响起的那刻到整装出门,速度堪比部队的紧急集合。而这个铃声这么多年来一直陪伴着、存在着……

麻醉医生是个苦差事。

在医院,你见到的麻醉医生一天做七八台甚至更多的手术是很正常的,无论是白班还是夜班。有时手术连台做,吃饭的时间只有顺延。白天还好,原本六七点晚饭,连台的手术,等吃饭时已经凌晨一两点。

 随着交流的深入,听到的专业知识越来越多,虽然有些不明白,但也记住了一些:

“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麻醉医生在手术中要守护病人的生命安全,出现任何异常状况,麻醉医生都可马上叫停正在进行的手术。

“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每一台手术,麻醉的操作流程基本是一样的。在手术过程中,麻醉医生一直需要监控患者的生命体征保持正常。

在医院,麻醉医生一定是“汉子型”的。女麻醉医生自然是“女汉纸”。手术做完要送病人、抬病人。既要有体力,还有有耐力和精力。

或许很多患者都不知道麻醉医生也要去查房,其实术前查房和术后探访也是麻醉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做了一天的手术,麻醉医师们会轮班去访视病人。一般在手术前一天查看患者,了解病史、作必要的全身检查,估计患者对手术的耐受能力,检查术前准备是否充分,以确定选择何种麻醉方法,并向其主诊医师提出术前还需进行的必要处理。通过访视谈话了解患者的精神状态,为第二天的手术麻醉做好准备。

听得多了,对于麻醉医生的家属来说,麻醉知识也知道了一一二二了。麻醉是高风险技术,尽管对患者作了各种保护措施,麻醉意外仍可能随时发生,甚至危及生命,因此,麻醉医生的临床技能、责任心、综合判断能力、危机处理能力和团队协作精神等,都是保障患者顺利手术的关键因素。

很多人一提起医务人员,都会立马想到一个词“白衣天使”。可能大多数人是看到了工作状态的医务工作者。常年的拼体力、拼精力工作。麻醉医生和其他倒班的医生护士一样,憔悴疲倦成了脸上明显的标志。很多时候都是素面朝天的奔来跑去。天天洗多次、消毒多次的手,也显得干巴了不少。

作为麻醉医生家属,个人认为最贴切的表述是“麻醉医生在外是英雄,在家是‘狗熊’”。其实这也是不少医护人员的共同表现。

回到家的麻醉医生算是彻底放松了,经常性疲惫地什么也不想动。即便如此,回到家的心情多数时候和当天的手术情况和效果有关。有时即便一脸疲态,倒也激动地给你说说今天好彩:“今天那个病号的颈动脉穿刺一次成功,我都佩服我自己了;今天那个小朋友的麻醉效果超好,手术很顺利,小朋友术后准时复苏;今天的病人是个胖子,还有糖尿病、高血压,不过还好,一针搞定……”

当然也有走“背”字的时候:今天这个病号给的剂量比平时多,麻醉效果居然还是不好,主刀医生总是觉得紧;今天手感不好,穿刺又没穿上;一个夜班从傍晚六点接班,几乎一刻没停,连做七八台手术,还有两个无痛……

虽然刚开始听不懂,听多了,有时还能像模像样的和她貌似专业地配合她聊个天。另外还记住了一些药品名字:利多卡因、曲马多、氟比洛芬酯等;一些麻醉方法:硬膜外麻醉、椎管内麻醉、全身麻醉、蛛网膜下腔阻滞等;一些名称:剖宫产、妊高症、无痛分娩……

其实,除了手术量大外,麻醉医生的学术要求也很高。这不仅仅是自身评职称的问题,在很多医院内部,每年的各种内部业务学习、考核的量也很多。今天操作守则的考核,明天基础知识测试。复习、考试、学论文、搞科研、弄课题,倒也是忙的亦不乐乎。

就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看到一份《中国麻醉医生职业现状网络调查》,参与此次调查的近13000名麻醉医生,占大陆地区麻醉医生总人数约16%,在“压力来自哪方面”的问题上,排在第一位的是手术中的安全风险,排在第二位的就是劳动时间过长。

据说全国有八万名麻醉医生及从业人员,精神高度紧张,可能是麻醉医生和他们的家属感受最深刻的了。也许很多人会说,现在那个行业不都如此。各大医院超负荷运转的医护人员到处可见。事实也的确如此,估计在相当长的时间,这些问题和现象都会长期存在。

写到这里,不知道该怎么结尾了。

好吧,谨以此文,送给家里的麻醉医生和她的同事们,在精神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下,好好享受每一台成功手术的那一点点成就感吧;也送给麻醉医生的家属们,多一点耐心听听他们的牢骚,多一些呵护和理解吧!(作者:浦源 来自微信公众号:激活就是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