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适医疗简介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舒适医疗 > 舒适医疗简介

“无痛医院”理念意义重大(2012全国年会)
打印本页 发布于:2012-11-08
来源:医学论坛网
此文章来  —— 访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武汉同济医院麻醉学教研室主任田玉科教授


  田玉科

  田玉科教授简介

  田玉科教授现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麻醉学教研室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中华医学会理事、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德医学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女医师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常委、湖北省医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武汉分会副会长、世界麻醉学会联盟(WFSA)法规委员会会员、德国麻醉与危重医学协会“荣誉会士”、美国麻醉医师协会会员;《中华麻醉学杂志》和《临床麻醉学杂志》副主编、《同济医科大学学报(外文版)》、《中国麻醉与镇痛杂志》、《临床外科杂志》、《罕见疾病杂志》、《临床医学研究杂志》编委;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田玉科教授1988年获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医学博士学位,从事临床麻醉及危重医学三十余年,主要研究方向为疼痛基础与治疗,麻醉与免疫,血液稀释在围手术期的应用。

  在国际国内专业杂志上发表论文200余篇,其中SCI收录17篇。主编著作5部,副主编著作2部,参编教材及著作10余部。先后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5项。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各1项,湖北省卫生厅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武汉市科技进步三等奖2项;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第二届全国中青年学术会议优秀论文一等奖、湖北省第七届自然科学优秀论文一等奖。

  在2012年中华医学会全国麻醉学术年会前夕,记者对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麻醉学教研室主任田玉科教授进行了专访,田教授就“无痛医院”的理念,我国与德国麻醉技术的差距等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并对此次年会提出了希望。

  “无痛医院”理念意义重大

  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麻醉学教研室主任田玉科教授率先在湖北省内提出了“无痛医院”的理念,田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是疼痛的基础研究与临床治疗工作,谈到自己的研究时她说,麻醉工作的范围不仅仅局限在手术的过程中让病人没有痛苦,更重要的是麻醉科医生要在病人的手术前、手术中、手术后去发挥对病人与麻醉相关的治疗作用。

  麻醉科医生首先要在术前对病人进行充分评估,尤其是合并心脑血管疾病的病人、长期使用抗肿瘤药物的病人、长期使用抗凝药物的高龄病人或者合并其他疾病的病人等等,麻醉科医生应当充分了解病人的情况,术中对病人采取相应的处理措施,防止并发症的发生。

  田教授说,疼痛与感冒、心脏病等疾病不同,有很多疼痛在常规检查或某些特殊检查中也难以发现明显异常,而病人却有一种非常不愉快的感觉。疼痛会导致一系列的应激反应,并常常对病人的情绪和康复产生影响。

  美国现在已经将疼痛作为人体的第五生命体征。在手术中麻醉医生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保证病人的安全、无意识、无痛,保证术中病人生命体征平稳。而疼痛对病人的影响决不可轻视,急性疼痛会对病人的术后康复产生影响,因此麻醉科医生一定要对术后病人的急性疼痛进行关注并给予治疗。

  田玉科教授在工作中平等地对待每一位患者,尽可能为病人采用安全、有效、可靠、价廉的麻醉方法和药品,降低病人的医疗费用,减轻病人的痛苦。她在技术上精益求精,学术上严谨求实,医疗工作中严守医德规范,她所带领的麻醉学科2007年获批国家级重点学科,2008年被评为湖北省优势学科,2010年被评为卫生部临床重点专科。她率先在湖北省内提出了“无痛医院”的理念。

  对此,田教授介绍说,所谓的“无痛理念”是指病人所有的检查、诊疗都是在一个安静、舒适、无痛的状态下进行,这也是提高医疗质量非常重要的方面,所谓舒适化医疗,不仅仅指就医环境好,更重要的是通过有序调控使病人在诊疗的全过程中没有痛苦。

  田教授说,随着国内医疗条件的不断改善,我们更要提高病人的舒适化程度。

  我国麻醉学管理流程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

  田玉科教授曾于1986年至1989年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留学,并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1992年至1994年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做博士后研究,1998年在德国吉森大学做访问学者。

  谈到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田教授说,近五年来,我国大型医院和发达国家在麻醉技术水平和设备等硬件上差距越来越小,但在管理和流程方面还存在较大的差距。我国的基层医  院不论是在硬件还是在软件方面都与发达国家存在比较大的差距。在德国,无论医院大小,无论教学医院还是县级医院,对同一类病人、同一种病种病人的麻醉方法是相同的,都是规范化的,有流程和指南,大家都是按照这样一个模式来做。

  田教授指出,管理流程与病人的生命安全息息相关,但是我国的临床麻醉管理流程目前还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基层医院缺少指导性的指南,这也可能是基层医院麻醉医疗隐患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国的麻醉医师培训亟待加强

  田玉科教授指出,我国麻醉医生的技能培训程度与德国比较还有很大差距。在德国,一名麻醉医生从住院医师成长为专科医师,必须经过各种麻醉技术的训练和培训,必须要完成2000余例麻醉,而且各专科麻醉均有一定数量的规定,此外,还要有危重病人的管理和急慢性疼痛治疗的培训。培训时间为4年至6年,然后经考试确定麻醉专科医生。这都是值得我国借鉴学习的地方。

  推动我国麻醉事业不断发展

  值至今年,中华医学会全国麻醉学术年会已经举办了30多年,已经具备了它特有的规律性,现在每次全国年会都根据不同亚学组设置分会场,可以让全国各个医院的医生根据自己的兴趣有侧重点地去听会和交流。年会上也经常邀请国外专家来进行交流讲学,带来一些新技术新理念供大家学习探讨。

  田玉科教授作为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谈到对本次年会的希望时她说,今年是麻醉学分会的换届之年,本届委员会在全国建立了近30个基层医院麻醉科主任培训基地,制定了部分指南,为全国麻醉学整体提高做了良好的铺垫;另外,本届委员会与国外建立了较为广泛的交流与合作,扩大了中国麻醉学科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还选派了很多优秀的年轻医生到国外进行交流学习。

  希望新一届委员会能在本届委员会的良好工作基础上,进一步制定和完善临床麻醉诊疗指南,加强基层医院麻醉医生的培训,推动我国麻醉事业的不断发展。



附:血小板减少产妇的麻醉选择和处理(2012全国年会)(点击查看)

附:剖宫产哮喘急性发作(2012全国年会)(点击查看)

附:麻醉科是多科协作中的主角(2012全国年会)(点击查看)

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利在千秋(2012全国年会)(点击查看)

附:经皮肾镜碎石术并发脓毒血症的防治(2012全国年会)(点击查看)

附:中国古代麻醉术的迷失(2012全国年会)(点击查看)

附:五大愿景促麻醉学科发展(2012全国年会)(点击查看)

附:中国古代麻醉术的迷失(2012全国年会)(点击查看)

     附:发展正当时,未来仍可期(2012全国年会)(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