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适医疗简介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舒适医疗 > 舒适医疗简介

张钰、刘风雨 译、万有 校:疼痛新定义
打印本页 发布于:2016-12-23

疼痛新定义

作者:张钰,刘风雨 译,万有 校

1. 前言

1979年,国际疼痛研究学会(IASP)将疼痛定义为“An unpleasant sensory and emotional experience associatedwith actual or potential tissue damage,or describedin terms of such damage”。即:“疼痛是一种与组织损伤或潜在组织损伤(或描述的类似损伤)相关的不愉快的主观感觉和情感体验”。几十年来,随着多学科交叉和慢性疾病模型的出现,科学家对于疼痛的理解更加深入。为了阐明疼痛的本质并更有效的治疗疼痛,我们需要从“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角度,重新修订疼痛的定义。

目前IASP提出的疼痛新定义为“Pain is a distressing experience associated with actualor potential tissue damage with sensory,emotional,cognitive,and social components”。即疼痛的新定义为:“疼痛是一种与组织损伤或潜在组织损伤相关的感觉、情感、认知和社会维度的痛苦体验”。为什么新定义更能体现疼痛的本质?新定义如何帮助疼痛工作者诊断和治疗疼痛?我们对此进行如下的分析讨论。

2. 目前的疼痛定义

目前的疼痛定义得到广泛使用,主要原因在于:①它有效的描述了疼痛体验的主观性,将其与生理学过程区分开。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是生理机制介导了疼痛体验。②该定义提出疼痛是与实际或潜在组织损伤相关。即除了病理性的组织损伤之外,其它原因也可引起疼痛。③该定义体现出,除了感觉特征外,疼痛还包括情感特征。④该定义简明扼要,简便实用。它为广大医教研工作者了解“疼痛”这一基本健康问题提供了依据。

为什么要修订这个已广泛使用的定义呢?原因如下:①现有定义仅考虑了感觉和情绪特征,而忽略了主要且在临床上十分重要的特性,即认知和社会特性。然而,这两个成分恰恰是临床上慢性痛最棘手的的重要特征。②现有定义仅用“不愉快”一词来形容疼痛体验,无形中弱化了疼痛的严重程度。实际上,大部分急性或慢性痛患者经历着“痛苦体验(distressing experience)”。③疼痛的主观性和自我报告忽视了非语言行为。而非语言行为应当是人类和动物疼痛信息的重要来源,特别是对于那些不能表达主观体验的个体。

3. 重新定义“疼痛体验”的特征

进入21世纪,行为科学和神经科学飞速发展。科学家的研究发现,如果只关注疼痛的感觉和情感维度,不仅忽略对认知和社会行为的理解,并且忽视认知能力对内在躯体状况和外在物理和社会环境的影响。因此,对于疼痛的研究,不仅要关注个人体验,更要从感觉、情感、认知和社会特征等多个维度进行综合研究。我们也在此呼吁,在原有感觉和情感维度的基础上,将认知和社会维度加入疼痛的新定义。

(1)认知维度的重要性

疼痛的时候,人在想什么?除“强度”之外,人们描述疼痛的时候,还包含伤害性感受、情感、决策、自身觉醒、社会认知和交流倾向等方面。疼痛的个人感受包含对内在躯体状况的感受和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外界环境的体验。科学研究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即疼痛的面部表情以及其他行为也是多维度的。面部表情可以表达多种情感、动机状态和认知特性,如意愿、努力解决问题、或社交反应。现有的研究表明,疼痛可引起认知过程的减弱。

(2)社会维度的重要性

人类是典型的社会动物。在进化过程中,为了竞争和协作需求,人类的大脑变得更加复杂。社会环境决定暴露于疼痛时的想法、感受、以及沟通行为。从本质上来讲,人类和动物的疼痛学研究都具有社会性。因此,从“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角度,我们需要将社会性加入到疼痛的定义。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现有的疼痛定义尚不够完整。随着疼痛领域新的科学研究和临床进展,迫切需要将认知和社会学维度的加入疼痛的定义。从而让我们从本质上全面的理解疼痛。

4. 新定义为正确评估疼痛提供依据

一个准确的定义是疼痛评估和治疗的基础。现有定义存在两方面的不足:①该定义默认自我描述是标准、准确的;③没能直接指出疼痛评估的几个维度。人类自我描述疼痛时,可以提供大量丰富信息。但是在实际应用中,研究疼痛的科学家和医护人员常常只关注疼痛的单一维度,即疼痛的强度。然而,对于有经验的医护人员来说,他们会综合考虑患者的自我描述和非语言行为(如说话声调、肢体活动和面部表情等),从而更加全面的了解疼痛。我们要深刻认识到,任何一个临床评估,实际上都是一个社交过程。患者的自我描述是一个受外界环境影响的语言行为,而不仅仅是一个内在状态的“读取”。

另外,基于自我描述的定义也存在一个缺点,此定义并不适用于那些不能描述自我体验的人,如不会熟练使用语言的人(译者注:如非母语或只会讲方言的人)或认知能力受损的人。所幸的是,现有定义的注释在2002年经过修改,即医务工作者需要考虑到,不能进行自我描述的人群也可能存在疼痛。也就是说,语言交流的障碍不能否认个体正在经历疼痛。在动物疼痛的评估中,排除了其“自我描述”的需求,消除了之前疼痛研究、镇痛药开发等方面的不一致性。

我们建议综合评估疼痛。除了个人描述以外,还要结合行为学指标评价疼痛。也就是说,仅将自我描述作为表达疼痛的痛苦程度的多种行为表现之一。在疼痛的行为评估中,也要多注意尊重种族和文化的多样性。随着技术的进步,目前可以自动检测和评估人类和动物的疼痛相关行为。

5. 小结

提出的新定义符合Merskey的要求:“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按照在疼痛时我们的真实体验来定义疼痛”。目前的新定义,重申了主观感受的重要性,同时综合考虑到感觉、情感、认知和社会四个维度。考虑到疼痛所具有的“厌恶”的特征,我们使用了“痛苦(distressing)”一词。最后,我们希望引发一场有关“如何获得一个更好的定义”的辩论和讨论,以便更好的服务于疼痛领域的科研和医护人员。同时,通过引入疼痛领域之外的知识和理论,来丰富我们对疼痛的理解。

(Amanda C. de C. Williams andKenneth D. Craig.Pain, 2016, 157: 2420 ~ 2423. 张 钰 刘风雨 译 万 有 校)

(本网站所有的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来源:6.jpg

转自:http://news.medlive.cn/anes/info-progress/show-122415_201.html

上一条:前途光明,道路曲折(2013版)

已经到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