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室宣传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科室介绍 > 科室宣传

我,一名麻醉医生,学医20年不是为了和患者家属说一声“我已经尽力了!”
打印本页 发布于:2020-10-19 17:19:23

  55秒,116层,541米,我站在深圳平安金融中心云际观光层,360度鸟瞰特区四面八方的城市景观与风貌,不禁叹息这座比我年龄稍长城市的开展奇迹。

  恰逢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眺望深圳湾的碧海蓝天,梧桐山的青山绿水,全部是那样的生机盎然。

  梧桐叠翠,梅沙踏浪,It was the best of times。“醉”是一年好时节。

  红树林海面优势帆点点,天海一线,碧波万顷,站在世界最高悬空玻璃观景台,似乎在云际飞舞,种种高科技的多媒体视像互动,让我恍如隔世,陡然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回到了2000年的那个秋天。

  彼时19岁糊涂的我,刚刚高考进入了哈尔滨医科大学,麻醉学职业。大一新生的我都不知道人体骨骼有几许块,怀着喜悦,好奇走进了这个医学殿堂。

  全部都是那样的鲜活,当我宣誓过医门生誓言后,有了自己的理想信心:治病救人,悬壶济世!

  医学常识浩瀚如海洋,医门生的学习是死板没趣的,始终考不完的试,始终分不清的判别诊断,始终读不懂的心电图……太难了。

  黑龙江大学和哈尔滨医科大学隔着一条学府四道街,因为同窗的交加,也因为哈医大校部的学馆座位不敷,许多医门生会去黑大的学馆上自习。

  那时很恶搞的一个场景是,你走进黑大的自习室却发现桌子上是一本本的《内科学》,《外科学》,每次期末测验医门生要背一本本比砖还厚的教材,考着一嗅二视三动眼,而黑大消息系的测验却是看一部奥斯卡影片写个观后感……羡慕嫉妒恨呀。

  每次去黑大上自习瞥见那的门生风花雪夜,片片桃花落,互相依偎坐在树下呢喃着:“我是天际里的一片云,无意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奇,更毋庸欢乐”。

  我都会心中默念:我刻意养精蓄锐除人类之病痛,助康健之完美,保护医术的神圣和荣誉。治病救人,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故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开展和人类身心康健奋斗终生!

  光阴似箭,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的5年学习,让我对麻醉有了开端的分解,并有幸在这个天下第二个设立麻醉学职业的医学院得到了规范的培训,受益终生。

  大学卒业在哈尔滨工作了4年,2020年我考到广州医科大学连续攻读麻醉学硕士钻研生,2012年硕士钻研生卒业后去了中山大学隶属孙逸仙纪念病院进行规范化培训。

  踏着先辈的萍踪,在这个中国历史最悠久的西病院学习了2年,丰富了表面常识,熟练了临床妙技,脱离广州来到了深圳这座年轻富裕生气的城市。

  任何职业都费力,但麻醉医生,尤其一线麻醉医生加倍费力!今年年中国医师协会曾经资助了一项钻研,汇报中医生因过劳而猝死的情况麻醉科比例最高,而且大片面都是三四十岁的青壮年。

  每天正常白班的时间是8:00-18:00,10个小时,中途没有休息时间。

  日常的麻醉工作时刻面临着风险,要面临肝炎,梅毒,艾滋,空洞播散型结核等种种沾染病的考验。

  碰到拯救、危重病人,乃至连吃饭喝水,上WC的时间都没有,不管你信不信,这经常发生。

  一个麻醉医生,一定要有反刍动物的胃和强大的膀胱括大概肌!

  彻夜做麻醉是经常的,而且拯救重患也常常是在夜班。每次夜班,肾上腺素飙升拯救患者后,是死在床上一天都缓不过来的状况。真的是身材被掏空,而不单单是感受!

  每次夜班做麻醉到破晓1点多,地沟油的炒粉、可乐类碳酸饮料、种种增加剂的方便面才是真爱呀,别和我说这些食物不康健,这时如果有人送碗热粥,我登时悲啼流涕的娶了她!

  曾经有次伤风,我的心率121次/分,静脉输注消炎药,喉咙发炎要雾化吸入,感受都心肌炎了,还要跑几个手术间。

  每天拯救患者的人呀,真不知道怎样自救!医生能够死,但是病人统统不能死。

  那段时间的孤寂,那种深夜挤在公交车里望着窗外霓虹闪灼,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属于你的感受没人懂;那种地铁坐了一站又一站,殊不知身归哪里的感受没人懂。

  学医的成长周期很长,读研,规陪,颠沛流离......唯独支撑你的都是家人背地默默的支付。已经记不清帮几许同窗、同事找人帮忙看病,而自己家人住院却相隔千里,不能照顾,更与何人说!

  学医后见惯了生老病死,做麻醉医生后见惯了人生无常。

  有重要患者病情的家属哭到别人扶,有的漠不关心病情只问费用,有人因感恩跪在地上,有人先问出了意外赔偿几许,有拿钱能够买到命的,有拿不出钱等死的,有拿钱也买不到命的,有不愿出钱放弃的……